母 亲
2017-05-09 09:39:58    黄彩莲

  那年我第一次听说母亲节,便兴奋地怀揣着一整叠零零散散的零花钱为母亲买了第一份礼物——胸针,母亲边嗔怪着我乱花钱边在素朴的衣服上比对着,“你看这么靓丽的东西,我的衣服都偏灰,不好看呢”!虽然语气是嫌弃的,但流露出的幸福感却掩饰不住,眼角边的褶子也随着笑容像舒展开的根茎一般,在整个脸庞延伸而去。那年我11岁,小学五年级。

  我的母亲是位军嫂,从嫁给我父亲这位戴着军帽、身着绿军装的特别人物后,便随着父亲辗转于各县市。每回随着军车辗转几百公里,沿着绵延萦绕的山路,那愈加浓厚的云雾及脚下陡然而生的寒意便告诉我们,入山了。我新奇地探着小脑袋去够那触手可及的云雾,而身后却传来母亲不时擤着鼻子的声音。父亲拍拍母亲的背,心疼地说道“嫁给我,你辛苦了,每次都是被‘发配’山区”。母亲摇着头,声音略带喑哑,“不要这么说,组织信任你,我跟孩子也不能拖你后腿。”

  因为不停地转学适应,身体羸弱的我总是生病。有一次,我半夜里发高烧,父亲又不在家,母亲就独自背着我探着茫茫夜路,在静谧的夜色里奔跑着。夜黑得像个大罩子,一把将我们裹在这黑袋子里,望不到尽头。那一路,只听到母亲鼻息里传出急促的喘息声,母亲缓缓流下的汗水不知何时已浸湿了我那挽在她脖子上的小手。来到卫生队门口,值班的军医看到唇色青白、汗流浃背的母亲,惊愕地说:“嫂子,政委不是有通讯员吗?您让通讯员来卫生队叫人,我们就会去您家里就诊的,何必背着孩子大老远地跑来?”母亲边慢慢放下虚弱的我,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说道,“那怎么行,通讯员有他自己的任务,我们不能因为这点私事就麻烦人家,就这点路,我行的!”那次是我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感受到母亲的坚忍、善良与无私。

  当时,父亲虽然已经是团里的政委,可我们家依然住在旧房区的小阁楼里,没有厨房没有厕所,一下雨到处都渗着水。我望着满屋雨水泛滥,歇斯底里地哭喊“为什么我们还要住这里,不是有新楼了吗,爸爸不是政委吗,为什么不能去住新房子”,妈妈很平静,低着头清扫渗入房里的雨水,温柔地劝慰着:“孩子,房子不多,让别的干部先选,我们一家在一起住哪里不是都挺好的”。为这事我与妈妈呕气了许久,许多年后妈妈提起这事还笑我,你看你那时真不懂事,我们要安抚好别的干部,他们才有心更好地工作,这是大局。

  父亲不在家,来找父亲的战士、干部却不少,不论交代什么事情,母亲都用心地拿笔记本记着,生怕耽误了战士们的事儿。战士们每次来一定都能吃上母亲自己包的韭菜陷饺子,升腾着热气的饺子入口,就有了家的感觉,也越来越爱来我们家了。战士们为了表达感谢,也会趁着回家乡,提上一包家乡的土特产上门,说是给我解馋的,母亲总是笑盈盈地拒绝“不不不,这些给连里战士们尝,战士们都想家,你回家了得给他们带点‘家’的味道”。战士走后,母亲边收拾碗筷边说:“女儿啊,你在外头也不许随便拿别人的东西,想吃什么妈给你做!”

  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,上级派父亲带队到前线抗洪。我深刻地记得那是初夏的夜里,难得的一家三口都在。晚上吃过饭,母亲默默地帮父亲打理着行李,她一遍一遍地压平着衣物,细心地将布鞋捆扎好,却始终没有抬头。偶然间,我看到母亲豆大的泪珠滴落在平整的军装上,浸湿的一点瞬间绽开了晕。我知道,母亲心里有万般地不舍与担忧,但她依然坚强地隐忍着,不给父亲增添牵挂。

  如今,母亲随着父亲军转回到了家乡,离开部队也有十六年了。不再见到父亲那身艳丽的翠绿,不再听到那铿锵的号角,却总能看见母亲小心翼翼地擦拭着“泉州市好军嫂”的奖牌。这块布满锈边的奖牌,不仅浸透着她的青春年华,更见证了她几十年如一日地践行“军嫂”坚韧、正直、善良、无私的品质。母亲用坚定的信念鞭策约束着自己的一言一行,同时也用行动教会我不论在什么“位置”,都要坚守内省,不能迷失自己,见“利”背“德”。

  当母亲得知我现在是一名纪检干部时,更是成天在耳畔嘱咐,“女儿,纪检工作可要认真干,脑袋要时刻保持清醒,来不得半点马虎,纪检工作妈妈也不太懂,但知道这是为党和人民惩治违规违纪的干部,习总书记不常说吗‘打铁还需自身硬’,方向盘得把好,路才能走对,才能以敏锐的觉察力去洞悉一切。要记住,你的清正廉洁是对妈妈最大的孝敬”!

  妈,您的嘱咐,女儿怎敢忘怀。每当对班子成员开展廉政谈话时、每当下企业开展督促检查时、每当走基层听着百姓殷切期待时------我脑海中总能浮现您对我的谆谆教诲!“树高千尺不忘根”,纪检工作更要时刻警醒,不管走多远、走多久,都要扪心自问“我是谁、为了谁、依靠谁”,时刻提醒自己不忘初心、不违本心、不负真心!

  妈,又是一年母亲节。感谢您养育了我,感谢您用言行教会了女儿清白做人、清正做事,感谢您用一生向我诠释了“尽责”与“忠心”。 (作者系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区商务局纪检组组长)

版权所有 中共洛江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洛江区监察局 [闽ICP备15011890号-1]
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 技术支持:泉州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