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一枚橄榄 父爱溶于心
2017-06-28 17:57:28    福建省纪委监察厅网站

  端午的龙舟吆喝着从家门口的西湖上划过,拖着逶迤开来的水纹迎来了灼热的一夏。每年这时,奶奶家院子里的橄榄树开花后挂果,已显得更加枝繁叶茂,舒展开的叶面根茎分明、参差交融着,偌大的树阴就这样形成了。

  从我记事起,就知道父亲喜欢吃橄榄,常常鼓着一边腮帮子咀嚼着对我说,“女儿,吃橄榄呀,好吃着呢”。那时我年幼,对万物都心生好奇,从桌上抓起一把橄榄往口袋里塞,顺手叼了一枚入嘴。那随即从口腔蔓延开的生涩与苦楚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,拧巴着小脸,皱着眉头将残渣一股脑儿地向外吐,父亲笑得前仰后合,“傻丫头,橄榄是好东西,你要细嚼慢咽,这橄榄滋味可多了,得用心品”。

  2001年,村里的路扩建,院子里的橄榄树就在那年移走了。没了橄榄树,却没打消父亲爱吃橄榄的念想,常托家人买,并再三嘱咐要生的橄榄,腌制的不要。

  又是一夏,那年我12岁。焦灼的阳光使屋内也沉闷燥热起来,父亲刚拉练带兵回到家,黝黑的皮肤使目光显得更清澈笃定。“女儿,来,我们坐坐,我请你吃枚橄榄”,与父亲坐着攀谈是常事,但听到吃橄榄我便心生抗拒,摆着手歪着头,“爸,橄榄我实在吃不惯”。父亲只是温婉地微笑,“你知道为什么爸爸喜欢吃橄榄吗?”说着便向我递上一枚青橄榄,“来,我们边吃边说”。父亲的故事就从这苦涩的滋味中开始了。

  父亲小时候家里很穷,为了维持温饱,他在16岁就开始挑起担子边卖面线边读书,当时都是以物易物,一担子的面线出去,要换回近百斤的麦子。父亲记得,那时也是三伏天,没穿鞋子的父亲挑着担子声嘶力竭地吆喝着,灼热的黄沙土升腾着热气,每一步都是煎熬,汗水顺着额头噙入眼中,刺痛得睁不开眼,嗓子像被火蛇缠绕着,他张着嘴喘着粗气。实在扛不住酷暑的炙烤,父亲中暑腹痛难忍,小小身躯萎缩在一棵树下,几度昏厥过去,不醒人事。那天他一辈子不会忘记,他暗暗下决心,一定要努力,不再让自己的下一代过上这样又穷又苦、又渴又饿的日子。

  参军是父亲坚持选择的。那年,一个新兵营五百多号人,父亲个头最小,却是最勤快能干的。中午休息时间,连队里总能瞧见一个小身影在盥洗间跑进跑出,那是父亲在帮战友们洗衣物,忙完盥洗间,又挑着水去清洗猪圈,父亲常说“人勤走到哪里都受欢迎”。全团同年入伍几百号人,他第一个入党,第一个提干。那年,他还不到20岁。

  在当军需部门领导时,父亲23岁。一整个部门的后勤军需用品都在他手上,父亲说当时有很多能“发财”的机会,许多商人为了能成为部队的供应商特意找到父亲,都一一被父亲请出了家门。父亲说,“走到哪里,都得记得从前吃下的‘苦涩’,不能为了一点利益就忘本”。当后勤军需领导三年,父亲未从后勤的仓库里拿过一粒米一滴油!

  而后父亲当了处长,分管后勤所有财物,所有大小票据都得经过父亲的审阅,权力大了,他更谨慎了。一次,他硬是把团领导的一张发票退了回去,理由是这种票据不规范,不给予通过。父亲耿直、清正的为人处事方式,也得罪了不少人,但他依然严守初衷:人要有原则,要脚踏实地,受得一时委屈,路才会走得宽走得远!

  父亲说到这里,我口中咀嚼的橄榄已经蔓延出一丝丝的甘甜。这清幽的甜并不激进,环绕着唇齿边地悠远,已把先前的生涩带走。我想人间至味最妙的莫过于这远意。“孩子,人生如品橄榄,只要守得住这眼下的‘青涩、苦楚’,对自己人生的每一天尽心、努力、负责,终将换来这耐人寻味的甘甜。”

  当时,满桌子藏青色的橄榄,干净、厚朴、还有着原生态自有的土气与粗糙。但,就在这时,却和了我的心境。看着它安静从容地散发着温暖而有光泽的力量,“身在嚣攘浊世,常怀一握清风”,说的就在此吧。

版权所有 中共洛江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洛江区监察局 [闽ICP备15011890号-1]
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 技术支持:泉州网